特殊年代的速写小伙儿

速写绘画 小伙儿 497浏览 377评论

时间:2016-11-22 16:36:23 来源:北京晚报

[摘要]闲暇课余,我们也常常挤出时间,三两结伴,到街头小巷练笔头儿。但现在随着各种相机、手机的普及和应用,在给我们带来便捷的同时,也使一些人渐渐丢掉现场写生的******和能力。

插图 孙敏钊

时过境迁,每当我外出写生或为学生示范时,眼前还是常常浮现三十年前宣武门地铁口的一个小伙儿速写的情景。准确时间记不清了,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着单衣季节,改革开放刚开始。

我刚走出地铁,一位约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,手拿一块黑色画板半蹲在地上,正准备为一对坐在草地上的外国情侣画像,这让我停住脚步:一是我非常喜欢画画;再者,那个年代外国人还是很少见的。

小伙子比划着让情侣坐得靠近一点,目视前方。我还没做好欣赏的准备,小伙儿便瞬间开笔:不打轮廓,不留标记,一支浓重的炭笔直接从女青年的眼睛画起,手腕松动自然,线条流畅肯定,还随之皴擦素描效果(其实速写是快捷的素描,顺手表现明暗,更具立体味道)。

风徐徐吹来,女青年不停地抬手撩开遮住脸的金色长发,这好像丝毫没能干扰小伙子对两位情侣形神的观察和准确把握,大有“意在笔先”之势。随着笔头的深入移动,一幅构图完美、清晰明快的双人速写肖像,似胶片显影渐渐地在画纸上显示开来:造型极其准确,用笔方圆结合,人物特征鲜明,画面生动传神。他非常自信地落款,并请两人起身。

女青年看着画像满意得几乎跳了起来!外国小伙儿立刻从他紧绷裤腿的兜里掏出一张“大团结”(十元钱),用非常欣喜和极其佩服的眼神,一并递给了速写小伙儿。接过钱,他点头示意,抱着画板扭头跑下地铁不见踪影。当时,很多艺术门类还未得到全面复兴,人们对个体经营或是单打独斗出来赚钱,还是战战兢兢,抹不开面子,甚至觉得这是丢人的事儿。再者,十几分钟就赚到一张“大团结”在当年可真不是一个小数字。那时候花两三毛钱,就可在国营馆子里吃顿便餐。

后来,我也在那个年代读了大学,按课程安排,每年都外出实地写生,闲暇课余,我们也常常挤出时间,三两结伴,到街头小巷练笔头儿,积累素材。但现在随着各种可瞬间记录画面的相机、手机的普及和应用,在给我们带来便捷的同时,也使一些人,特别是当下投身艺术的年轻人,渐渐丢掉现场写生的******和能力。

去年,我参加了一个画家速写高研班,画家史国良特别强调:“想要成为有作为的画家吗?基本功之一就是深入生活,多画速写。速写的首要功能就是锤炼造型,为创作积累素材。”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名家都是速写高手的原因。

伴着岁月流逝,我常想,当年的地铁小伙儿,他一定还行进在自己钟爱的艺术道路上。如今,可能是硕果累累的知名画家?可能是桃李满天的专业教授?也可能就是我朋友中的一员……这虽不得而知,但今天,我依然向在那个年代为艺术执着付出的精神致敬!(文/孙敏钊)

责任编辑:任思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