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胭脂水粉(上)

水粉绘画 说道 750浏览 491评论

直到点完了灵石,用灵识检查了一遍,少女才确定,这无人问津的万华霓裳羽衣,还真是被眼前的筑基期修士给买下了。更是慌忙说道:“哇。这位前辈,你给的灵石,多了多了……”

李潇昂首站立,不咸不淡地说道:“不多,正好六颗中品灵石。等会你把另外两件也拿出来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少女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李潇虎目一瞪,低声说道:“没听明白吗?三件,我都买了。”

声音低沉富有磁性。看着对方棱角分明的冷俊侧颜,少女心中一凛,一时失神。

下一刻,心口突然涌出一股疼痛,仿佛被毒虫叮咬了一下,连忙慌不择言地回答:“哦哦……”

她脸倏忽烧得通红,有些惴惴不安,马上从储物兜里取出了一枚冒出红光的令牌。

令牌通体黝黑,中间刻着一个大大的“穆”字。

她转过身,背对着两人,口中念念有词。双手交错一变,低喝一声。随即双目倏忽射出一段不属于她的神识。神识包裹着秘法,陷入了令牌之中。

以她的修为,做完这一切,并不轻松。

她拍了拍胸口,吁了一口气,满头大汗。就连头发尖梢也挂满了水珠。

她回过身,手里捏着令牌,有些紧张,不过脸上依旧挂着漂亮的笑容,继续招呼着两人。

李潇只觉得随着对方香汗淋漓的动作下来,一股诱人的香甜味传到了鼻尖。

等到手中令牌由红光变为了蓝光,她才惊呼一声,甩下两人,一路小跑,从柜台后面的一个箱子的暗格里,取出了剩下的两件万华霓裳羽衣。

只见三件华服都整齐地漂浮在空中,散发着流光溢彩,挂在三人面前,展现着一种惊世骇俗的美。

在另外两人迷离而又不解的目光中,李潇点了点头,走上前,然后伸出手。

“给我破开!”

手中光华一闪,竟然把其中两件扯成了碎片。

出手如同闪电一般,速度之快,简直是电光火石。

等做完了一切,李潇才含笑取下了最后剩下的一件。然后转过身,朝着王萱儿,面色冷峻地笑道:“好了,现在只有一件了。独一无二,绝世仅存。这样才配得上师妹嘛。”

韩林如此一掷千金,只为博美人一笑。

更是要把灵石花在刀尖上。每一点心意都让对方感受到与众不同。

他敢赌咒发誓,这样一来,王萱儿注定会刻骨铭心,终身难忘。

果然和他想的一样,王萱儿痴痴傻傻看着这一幕,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。

她本来一直在拒绝,不愿意花师兄的钱。

结果直接被这一出搞得懵逼,只能愣愣接过师兄递来的万华霓裳羽衣。眼中闪闪发光,一时之间激动地不知道应该说什么。

那少女更是两眼发直,神色错愕,心中震惊不已。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,但是能随意拿出六颗中品灵石的修士,可不是她一个小小练气修士能够多嘴的。

这抱臂站立之人,一身华贵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锦服,还纹绣着大片的鱼影莲花,灵性若影若现,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上品法衣。一根白玉锦绣丝线,束着一头黑发,高高地遂在脑后,柳眉下黑色眼睦,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。

“长得真是好看呀。”

而且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男性魅力。

她只觉得心中小鹿乱撞。惊慌中低下头,又看到了满地的华服碎片,不由得想到,如果被穆兰大师知道此事,也不知道心里该是个什么滋味。

将万华霓裳羽衣包好,李潇和王萱儿两人,毫不避讳,近乎亲昵地走出了店门。

又路过了一家卖胭脂的店铺。

韩林心中暗道,终于到了今天的目的地。

他眯着眼睛,看着“半遮面”的牌匾,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意有所指地说道:“师妹。我记得你说过,你进入修真界后,第一次就是在这里买的胭脂?”

“嗯。”王萱儿已经从刚刚那一幕的震撼中清醒了过来。

她满脸笑容,点了点头。不过有点疑惑,不知道师兄为什么说这个。

她并没有换上万华霓裳羽衣。毕竟那衣服太过华贵和招摇,不大适合游玩。

“走,进去看看!”便要拉着王萱儿进去。

王萱儿闻言,微微一怔,但马上就轻笑地说道:“不用了吧,师兄。这家铺子,我不太喜欢呢。”

“不开心吗?那更要进去了。”李潇心中大喜,眼中露出几分喜色。

今日,就要要搞大阵势,彻底让她王萱儿沦陷。

他眯起眼睛,凝神细望了此女好一会儿。心中暗暗嫉妒道:“李潇啊,那我们就比一比吧。哈哈哈,看看谁才是真正的阅女无数!”

王萱儿肯定拗不过李潇。

于是两人进了阁楼内去。

“欢迎欢迎。”店主赫然是一名筑基期女修。

而且这人,王萱儿还认识,并且印象深刻。当年,就是这个尖酸刻薄、小肚鸡肠的女人,对初入修行界的她冷嘲热讽。

此时,店里还留有另外一名练气期女子在闲逛。

李潇望了去,长得倒是一般,勉强算个三流。

旁边还杵着一个黑瘦青年,同样也是练气修为,一身精壮的肌肉,双眼炯炯有神。

根据彼此之间站立的距离,看来出来,关系匪浅。

女店主见得来的是两名筑基期修士客人,主动迎了上来,热情地介绍道:“本店贩售有石榴娇、嫩吴香、半边娇、万金红、露珠儿……若说要买胭脂水粉,还要看我们半遮面呢。”

王萱儿面沉如水,不大想说话。

李潇脸上神色如常。对女店主的话不理不睬,领着王萱儿走了小半圈。

到了一处紫檀木柜台前,他偏过头,指着柜子里的内家圆,对师妹说道:“这个紫得恹恹的,我瞧着挺好看的。师妹,你喜欢吗?”

王萱儿想都没想,就下意识地说道:“不大喜欢……”

李潇又一指旁边的猩猩晕和小朱龙,问到:“这两个呢?我瞧着和你脸上的颜色有点像呢……”

女店主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性子,闻言更是噗嗤一下笑出声来。

这猩猩晕和小朱龙,乃是提取至一阶妖兽,一克就能买这人旁边女修脸上的小春红百来克!

李潇转过头来,带着不解的神情看向对方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没有没有。您继续看。我先招呼另外一名客人。”

可话这么说,这女店主却只是退后了一步,还是站在两人背后。偷偷地听这两个土包子谈话。

王萱儿不禁挑了挑眉头,感觉如芒在背,说道:“不喜欢哦。”

李潇又不慌不忙,依次问了天宫巧、洛儿殷、淡红心、格双唐。

都是女修用的上好胭脂。

王萱儿脸色不善,神情呆滞,皆是回答说:“师兄,我说了,这些都不喜欢呢……”

那筑基期女修士忍不住眼白一翻,暗暗想到,不喜欢,那你进来干嘛。

于是,本就打心底瞧不起这两人,这下更是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是呀。本店太小,只有什么媚花奴这些货色呢,不会卖什么小春红、大红春呢……”

王萱儿脸色一变,连身子都抖了一下,满脸的尴尬之色。

听到这话,李潇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,心中一笑,终于来了。

抬起头来,面色如常,甚至还带着些红润的色彩。

他望了王萱儿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师兄再问你一次,是不是都不喜欢?”

便看到王萱儿极不开心地点了点头,拉着他就要出去。

他咧嘴一笑,回过头,向老板问道:“你这一铺子的胭脂,加起来多少钱?”

女店主皱下了眉,面现不置可否的神色,困惑地回应:“客人,您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李潇拿手指敲了敲桌子,然后转动身子,指着所有的柜台,语气尽量平淡地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你这些东西,加起来卖多少钱……”

遇到了两个怪胎。店老板目光凝重,竟然还真的就低头老实算了起来。

过了半晌,才抬头看着两人,茫然地回答了一个词:“大概,二十来个中品灵石吧。”

“好。这里是四十个中品灵石。你且接好了。”韩林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来,很客气地说道。

“这位客官。你要干嘛?”

店主捧着手里的灵石发呆。

“干嘛?你说我要干嘛!”

话音刚落,李潇霸道一笑,直接一脚,就将阵法保护的柜台给踢翻在地。

胭脂水粉瞬间撒了一地,混杂一起,一片狼藉。

他偏过头,咧嘴一笑,冲王萱儿说道:“来呀。既然你不喜欢,就全给它砸了!”

王萱儿一愣。被李潇拉着,到了隔壁的柜台。

只见李潇又是一脚,把另外一个柜子也给踹翻在地。

店老板目瞪口呆,直到烟尘混合着胭脂,沾染了她一脸,才发疯一样地惊声尖叫。

“敢让你不开心,我就让她不自在!”

只因为她王萱儿一句话,一个不喜欢。

李潇就锱铢必较!

“你也来一脚呀。这个猩猩晕和小朱龙。我看着也不喜欢。来,试试。”

王萱儿被李潇推着,小心翼翼凑合着,呆呆地也跟着踢了一脚。

直到脚尖碰到了木质柜台。对方轰然一声,翻倒在地。上面的胭脂水粉砸在大理石的地板上,噼啪作响。

女店主尖叫得更厉害了。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,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。

甚至木然绝望地闭上了双眼。

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。空有一身修为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。

感受着心中的畅快,和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,王萱儿也是不由得发出了细声的傻笑。

耳根发红,身体发软,近乎玉软花柔一般贴在了李潇的怀里。

男人把嘴巴凑到耳边,轻声低语:“我已经花了银子。砸了。今天,我就把这半遮面,全给它砸了。给你解气,好不好……”

于是拉扯着王萱儿,又选了一个柜子,直接上去飞踹一脚,把上面整个阵法都给它踩烂。

不少宝盒,方方正正的匣子,失去了阵法掩韵,就像漏气一样,噗嗤发出几团炫彩气体来。

什么天宫巧、洛儿殷、淡红心、格双唐,管它花花绿绿,什么颜色,都只配在地上翻滚,留下了满地的狼藉。

“现在,你喜欢吗?”

李潇脸上满是迷人坏笑。

王萱儿本来惨白的脸色渐渐消失,眼眸中一抹光泽越来越亮。

她点了点头,呢喃软语轻声应道:“喜欢!”